偷窃者【12.尾声】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星期一 2022年5月9日 江湖 世纪江湖 偷窃者  世纪江湖   0人
偷窃者【12.尾声】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张谦出院了,他恢复得很好,在家人的陪伴下,还特意来到了警局做感谢,张谦的母亲激动得抓着小警员的手,说感谢当时派出所出警迅速,帮着抓捕了犯人,还送了警局一面旗子,硬塞到了小警员手里。 

  当警察那么多年,小警员接过不少警,也有过获得感谢锦旗的时候,但没有哪一张锦旗,像眼前这张这样让他感到沉重。 

  老警员当天没有出面,他也是为了锻炼小警员,徒弟总是要出山的,什么世面都要见一见,所以这次刚好小警员当班,老警员就让他独自出去面对这些事了。看到徒弟闷闷不乐的回来,再看看他手里的锦旗,老警员一瞬间就猜中了小徒弟的心思,摇摇头,这些事别人开导不来,只能自己想开。 

偷窃者【11.放弃】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星期一 2022年5月9日 江湖 世纪江湖 偷窃者  世纪江湖   0人
偷窃者【11.放弃】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如果真的是独身一人,那么为了所爱之人,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都不奇怪,但她不是,她还有自己的父母亲人,还有朋友同事,甚至她还有她与丈夫共同的结晶——两个需要她抚养的孩子,她不可能抛下一切的只为了找丈夫,更何况,她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说法,她只是有一股直觉而已。 

  就算到了警察局,到了现在,他们再次遇到类似的事件,他们知道病房里的那个受害者实则为加害者,知道审讯室里那个神经兮兮的男人才是受害者,这个反复絮叨着同样话语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张谦,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持这个说法。因为,办案需要证据,他们不能凭借旧事的经验和他们自己的猜测来办案。 

偷窃者【10.吴松的结局】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星期一 2022年5月9日 江湖 世纪江湖 偷窃者  世纪江湖   0人
偷窃者【10.吴松的结局】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小警员听老警员讲了一番故事,听得脊背发凉,他了解自己的师父,师父从来不会做没有完全把握的事,也不会信口雌黄,这是师父教给他的道理:警察不容出错,不确定的事情,一定要校对好再做,说不准的话,就想好了再说。 

  所以,小警员对于老警员讲述的故事已经信了七八分。 

  尤其是……他以前听老警员说起过,其实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单独的档案室,用来存放那些处处透露着不正常的案件,小警员相信,老警员讲述的这个案件,多半是存放在那个传说中的档案室里的。 

偷窃者【09.无法逆转的境况】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星期一 2022年5月9日 江湖 世纪江湖 偷窃者  世纪江湖   0人
偷窃者【09.无法逆转的境况】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很多年以后,不再年轻的老警员再次想起当年那个叫吴松的犯人所言,依然觉得不可思议,当时的他还保有几许天真,自觉自己又红又专,对于一些牛鬼蛇神的事情,不能说完全不信,却也不尽信,尤其对于这种连女娲娘娘都扯出来的事情。 

  但当时还年轻的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由着吴松讲述,他承认自己有一瞬间动摇了自己的认知,他仔细想了想,确实如此人所说,一个人的人生,不管他做不做努力,都能进行得下去。 

  那些努力拼搏的人,有的轻轻松松就争做了上游,有些人穷极一生都在追逐的路上颠簸,最后郁郁而终,不得成就; 

偷窃者【08.掠夺的理由】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星期一 2022年5月9日 江湖 世纪江湖 偷窃者  世纪江湖   0人
偷窃者【08.掠夺的理由】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话说到这里,再怎么觉得整件事情都很扯淡,吴松也不得不顺着对方的思路往下走:“你们缺少的,是指纹?” 

  那个自称“原装人”的“吴松”打了个响指:“你思维还是蛮跳跃的,这是件好事,说明你的理解能力很强,不用我再做过多的说明。” 

  吴松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我该感谢夸奖?” 

  原装人笑了一声:“确实不是很应景的样子,那么我还是继续说吧,毕竟,我比较喜欢完整性强的故事,话说到一半憋死人,也不是我的风格。” 

偷窃者【07.缘由】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星期一 2022年5月9日 江湖 世纪江湖 偷窃者  世纪江湖   0人
偷窃者【07.缘由】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吴松”姿态闲适,根本不觉得表明身份会对他造成怎么样的严重后果,在他看来,世界都是有些乏味的,只有些皮囊还算有趣。 

  吴松大概也察觉到了对方的闲适和放松,这让他心中警铃大作—— 

  只有两种人在遭遇交锋时会用如此放松的姿态:拥有绝对实力的人,和一无所知的白痴。 

  显然眼前这人不是后者。 

  “吴松”看来平日没少做家务,想到他之前说的“替换装”,或许以前他假扮过什么厨子,吴松看着他赏心悦目的动作,心中烦躁不安,只等着他继续说完剩下的部分。“吴松”也并不想吊人胃口,这不是他的喜好,或许有的原装人有这样的恶趣味,但他喜欢让人死得明白,于是他继续道:“我相信,身为华夏人,多少都有听说过远古时期的传说,比如,女娲时期的那些故事。” 

偷窃者【06.交锋】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星期一 2022年5月9日 江湖 世纪江湖 偷窃者  世纪江湖   0人
偷窃者【06.交锋】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母亲离开后,两个样貌完全不同的吴松对视着,一个气定神闲,一个强忍怒气。 

  突然,“吴松”笑了:“别那么紧张,还不到最后阶段,你还是可以保有一部分身份的,虽然,这对我来说,有点麻烦。” 

  吴松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人,他居然坦然承认了! 

  “吴松”耸耸肩:“我没办法,让你们这些替换装意识到我们的存在,也是计划中的一环,这是无法避免的。” 

  替换装。 

  吴松其实是一个平日脑洞开得比较大的人,这样一个词一出,他瞬间就联想了很多,同时他也确认了一件事:最近的这些幺蛾子,果然都是眼前这个假货搞出来的。 

偷窃者【05.推销员】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星期一 2022年5月9日 江湖 世纪江湖 偷窃者  世纪江湖   0人
偷窃者【05.推销员】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不得不说,人在阐述事件时的用词,可以极大程度上决定所描述事件的精准性,年轻的警员注意到吴松用了“属于我的杯子”这几个字,那么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杯子原地消失不见了,我的杯子没有了”,也可以理解为“我的杯子没有了,被其他东西替代了”,毕竟,联系吴松的前言,他的人生已经被替代了,这种情况下再说出“属于我的”这几个关键字,语意就完全不一样了。 

  吴松点点头:“你猜得没错,消失的不是‘杯子’,而是‘属于我的杯子’,意思就是,那个杯子在我面前化为分子,然后再重组,变成一个新的杯子,同学送我的杯子是一个玻璃杯,圆柱形的,那个碎掉的杯子,变成了一个白瓷杯。”  

偷窃者【04.消失的节点】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星期五 2022年5月6日 江湖 世纪江湖 偷窃者  世纪江湖   0人
偷窃者【04.消失的节点】 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年轻的警员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那个叫吴松的男人,听着他说着匪夷所思的故事,他还不确定这个人说的是不是实话,因为如果是的话,那么这个男人透露出来的信息,简直骇人听闻,又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他还是决定不管这个男人说的是不是实话,目前来看,男人从神态上来看,不似说谎,他知道老警员们也在办案时遇到过类似于无法解释的事件,所以他决定继续听男人说下去:“然后呢?你的指纹就这么离奇消失了?” 

  “不是全部,”吴松摇摇头,“到这里为止,只有右手,左手的指纹还是完好的,现在想想,大概这就是为什么那时的我还能正常使用我的身份。” 

偷窃者【03.消失的指纹】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星期五 2022年5月6日 江湖 世纪江湖 偷窃者  世纪江湖   0人
偷窃者【03.消失的指纹】世纪江湖艺朵短篇小说

  随着犯人吴松的讲述,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缓缓展开画卷,呈现在年轻的警员面前。 

  从那个灿若莲花的推销员用了自己的杯子开始,吴松就觉得自己的周边开始起了一些细微又明显的变化。 

  首先,他发现自己的父母对他的态度一落千丈,这本来并不奇怪,因为很多信奉了推销员的老一辈,对小辈的态度都会有所转变,但通常,并不会出现 “替代行为”。 

  没错,吴松将其称之为“替代行为”。 

  具体表现为:母亲将亲生儿子身上发生的事情,记到了那个推销员身上,明明是吴松经历完回来说给母亲听的事情,母亲却固执的说这是跟那个推销员拉家常时,推销员告诉她的;同学将送杯子的事情,也记混到了那个推销员身上,甚至认为那个推销员才是自己的同学,吴松这个正牌同学就成了不相干的重名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