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司马宣王的江湖档案

转载申明:欢迎转载,但转载时请保留原文地址。
原文地址:http://www.jhchina.net/jianghu/zuijianghu/dangan.html

作者:司马宣王  2013-12-13  来源:江湖 

老早就惦记这张涨金卡了,告诫自己:做人不能太懒散。

   初玩江湖的时间在我记忆里已经较为模糊了,当时江湖聊天室还是个新鲜事物,进的第一个江湖好像是叫冷雨夜江湖,貌似可以用大鲨鱼作暗器的。以后又时断时续游历了几个江湖,记得加过明教、侠客岛之类的门派。印象较深的事件是无缘无故二话不说纯手痒砍了个女生,结果被斥为“你还是不是男人”(此处有嘘声)。

   大约好像在0607年间找到了仙剑江湖,彼时正热爱魔兽,就用了黑暗游侠这个名号。当时陌菊和火帘激战正酣,我来到这个花花世界感到好无助好困惑哦(此处有卖萌)。恰逢陌菊天外侠客招新人,开价好像是五百万银子加若干药品吧,当时觉着是极好的,就这样我这个小虾就被诱拐到了陌菊。穷学生一个,搞不起会员,开始了白身菜鸟的攒金币历程,伴随的是培养起的搬马扎看打架的兴趣。终于攒够了金子,用颤抖的手指点买了圣者之剑!当时在血刀和这把剑之间犹豫了好久,还是本着勤俭持家的心态买了剑,后来看到好多人拿着血刀耍,又有点小懊悔。有武器了谁怕谁啊,提着剑就去npc房砍火帘的小喽啰去,这个“砍”用在这里才是恰如其分,真是一刀刀砍啊,什么卡配药之类的用着心疼。记忆比较深的就是我在npc房搞怪,来了个一开始叫什么名忘了后来成为火帘重将“杀戮者”的火帘新手,还有个叫一切随缘(应该是这个名)的火帘人。我此时又傲娇的摆出一副照顾新人的优越感的样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结果人家早就密谋好了要砍我。于是我恶向胆边生,刷刷几剑结果了这二位,之后还同他们探讨了一番砍人的技术问题。当然后来被崛起的人家盯上揍得挺惨的。之后又添置了几件寒碜装备,就开始在群架的时候趁乱照着对方属性低的拼命者剁上几刀,砍不动也能磨几下装备。现在看来,色心站长还是很人性化的,装备能用金币修了(此处有马屁)。

   再然后,随着越来越多经典玩家的加入,江湖更加热闹了起来,记得有一次应该是派里搞中秋活动吧,单单陌菊轩的房间里就云集了将近100个号。此处先怀念一下陌菊的同仁吧,有人淡如菊(十指蔻丹)掌门,天边的雾和莫语一对眷侣,藤藤,秋后黄昏,冷眼看江湖,冷若寒,乐天,晓智,妖宠殿下,媪水绣一雀,雪上加霜,林花谢了和海市蜃楼一对眷侣,沙欧点点白以及最近来到醉江湖的梦无痕等等等等(十分感谢色心站长的仙剑江湖总积分排行榜)。尽管很多人没怎么说过话,不过却给我留下了许多可供玩味的回忆。

   前段时间看飞鱼君的档案,里面有提到依米,是交流比较多的小兄弟。当时很有可能是我拉进派的,八成仍是用的老套的些许银两加药品或杂七杂八的诱拐手段。俩白板的我们经常探讨一些不靠谱的话题,诸如开个“战斗小号”帮忙打架之类的。后来我不经常去江湖了,偶尔去一次得知依米已经开始用派里的会员号打架了,成为了中坚力量。我平生冷血惯了,不怎么爱同人打交道,依米主动在qq上几次嘘寒问暖,心里总有些温热的感动。后来小依米也是毕业立业,找了个漂亮的女朋友,qq签名也励志起来,联系渐少以至于无,不过看他那个心形蜡烛的头像,仍是温暖系的。

   后来天外侠客与派里不谐加入了死敌火帘洞,还搞出了千张万能的神迹,着实是震撼江湖。狼族联盟、一帘幽梦等各派之间打得不亦乐乎,做为看客倒也是乐在其中。只是后来觉着环境好像渐渐坏了,口角越来越多了起来,周公也不经常理事的样子,江湖开始走下坡路了。仙剑什么时候关的不很记得了,有天想登陆却显示网页不存在,第一时间感慨自己还勤俭持家攒了些金币物品说没就没了,心肝肉疼了一下下。

   后来消停了几年,突然就有段时间心血来潮,想找个江湖玩玩。正好色心站长在陌菊群里发了广告,就被拐这来了。这段时间的经历就暂不做回顾了。

   江湖路呢就这么零零散散的走过来了,其中还有很多印象比如对敌派和色心站长拉扯大的狼族回忆和评价一时拢不起来,就留给自己慢慢去想吧。有这么长段的回忆也算是笔财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