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江湖聊天室非私聊内容被公开

星期六 2022年4月30日 江湖 江湖聊天室 江湖聊天室   0人
震惊,江湖聊天室非私聊内容被公开

侠剑,这片湖很大,大得一眼望不到边。

一天,逮着胡老头,提前交待后事。

他用私聊模式回复。

有点不理解,镖局房间只有两个人,为什么用“私聊”?显得鬼鬼祟祟的。

莫非这老东西又在新人跟前炫技?

虽说当年玩了个假湖,但“私聊”这事扬州慢也会的。疑虑一闪而过,没多问。

江湖聊天室 重回侠剑

星期日 2022年4月17日 江湖迷 江湖聊天室 江湖聊天室   0人
江湖聊天室 重回侠剑

 

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能抚平一切,将心里好的或坏的一刀刀刮去,只留下个面目模糊的疤痕。—题记
回忆残片之——旧梦
我经常反复的坐同一个梦,梦见DK对我说:兄弟,今天是你生日,我请你包夜。然后递给我一张鼹鼠网吧的通宵卡。那时候鼹鼠网吧网速是最快的,但我们更喜欢去纪元,纪元的网管和我们很熟,我们叫他139,因为他手机号是139开头的,那时候有手机是件很时髦的事,记得为了泡英语学院的章蕾。第一次见面我特意借了炫婊婊的诺基亚8100,天蓝色的显示屏在当时属于高端配置,拿在手里,我整个见面就没心思说话,手一直握住兜里那手机,一是想拿出来显摆下,二是担心弄丢了。02年的八千元对一个学生来说可不是小数目。当时我们整个宿舍都在玩江湖。我们是属于较早玩江湖的,第一次玩江湖,一直持续了一年多。
那时候最羡慕的就是官府,也就是现在葵葵坐的位置。那时候官府可不像现在这么尽职,没有新人费,也没有人引导你,官府的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点穴,踢人,但官府不参与恩怨。是不屑于参与恩怨。站长是流川枫,我不知道有几个老玩家记住这个名字,他和我关系比较好。偶尔也送点东西给我,这足够让我在整个宿舍笑傲他人。毕竟,那时候包一个通宵,也就可能挖几个硫磺或者硝酸之类的。只记得那时候硫磺硝酸很值钱。硝酸700万银子,硫磺1000万银子。至于这玩意干啥的,我就忘记了。有时候我努力的想,努力的想,一些人名字在我大脑中逐渐的模糊的远去,分不清是江湖还是现实。或许这是青春逐渐离我而去的前奏。
回忆残片之——惊情
不是所有的回忆都是美好的,进入大学的第一个寒假,我们宿舍因投入江湖的过于热烈而全体挂科。挂科的唯一理由是曾经有两次被值日老师发现全体宿舍出去通宵。我们喜欢全体出动,而团队合作精神更是在杀人的时候被我们发挥的淋漓尽致。一排电脑前,一声号令杀,毫无征兆的砍向某个人。基本属于秒杀。玩久了,也喜欢作怪。先是研究江湖bug,那时候有个法器功能,可以杀人于瞬间。但我们发现只要用一个号选择没收法器这个功能,对方所有的法器就被复制到你号上来了。而法力又可以用金卡来换。金卡是刷出来的,当时就有MYIE浏览器了,因为隔十五分钟才能刷一次金卡,是1000法力1000道德可以换1张金卡,一张金卡可以换30000法力也可以换30000道德。但换有时间限制的,所以我们用myie浏览器刷。到那个点每2秒自动刷,服务器反应不过来,能一直刷。刚刚发现这个bug的时候,在江湖我们是实力超群横行霸道。看谁不顺眼就杀了谁。没过几天就被封了。但我们刷的金卡让我们也得瑟了很久。这段风波直接催生了后来的会员制度,一开始谁也没想到弄会员这玩意。也是由于玩的太投入,当第二学期我们宿舍六君子齐刷刷的坐在补考大教室里时,都相对苦笑,好在后来对毕业没多大影响。有时候和兄弟们打电话聊起来开怀大笑。当年这叫什么事。不管如何,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更有一次,一个聊了很久的女网友跑过来看我,我居然因为玩江湖而没陪她睡觉!这是我玩江湖玩的最大的遗憾,都什么玩意!那时候挺单纯的,她过来我也没想到把她怎么这么的,我甚至不知道有避孕套这玩意。整个高中太刻苦太单纯了,什么都不知道。她来了,我这是陪她在食堂吃了一顿饭,然后给她找个旅馆安顿好,我去纪元上网了。换做现在,就是背着老婆撒泼打滚耍赖也要陪女网友共度良宵。哈哈。人长大了,没那时候单纯了。看看我现在拆杜蕾斯的速度就知道了,写到这里我开始汗颜。这就是十年的差异?
回忆残片之——迷茫
江湖玩了半年多就没玩了,主要是出来泡泡堂大家全部玩泡泡堂去了,我坚持了一段时间,也放弃江湖投入泡泡堂,后来也就没再换别的游戏。我发现现在玩江湖的很多都会玩泡泡堂,应该属于怀旧型的同一批人。毕业后断断续续的玩,回老家县城,考试上岗。遇见现在的老婆。生活安逸的过着,没有经济压力,也没有工作压力,似乎整个人都颓废起来。老婆对我说你去做点事吧,随便下班做点什么。单位组织摄影,我报了个摄影兴趣班,但都是四五十岁的老头老奶,又没意思。也说不到一起来。后来单位又组织各种活动,反正就是玩不到一起。同龄人比较少,有几个三十几岁的吧,又太往上爬了,整天跟领导后面转,跟我基本上搭不上话。迷茫了好几年,我不知道我人生定位在何处。我想出去,可有放不下现在的生活。我想安心上班,又不会在这种体制下溜须拍马。那就这样吧,我继续混日子。老婆也挺安心的,至少不会在外勾三搭四。
回忆残片之——重归
新年的时候老婆和我说你别迷茫了,该玩的玩,家庭和睦工作稳中有升就行了,别整天愁眉苦脸想心思发大财。我想想也是,人生短暂如白驹过隙,日子,安逸点为好,我开始意识的拒绝一些饭局和会议,人生本是用来享受的,享受清晨下第一缕阳光,享受夕阳下最后一抹余晖。后来就想起来江湖,快步入三十了,也没心思玩大型游戏,所以选择了江湖,选择了侠剑。希望侠剑能做的更好吧。不为什么,只为那曾经骚动的青春岁月。偶尔回想起十年走的路,还是感慨万千。原来我们不断回忆的不是什么别的,而是曾经一去不返的青春,在时间和现实的夹缝里,青春和美丽一样,脆弱如风干的纸。当我们为别人的故事留下自己的眼泪时,是否也有个曾经的她在你心底渐渐的复活?在时间的洪流里,我们迷茫,我们冲动,我们一片片摘下青春的忧伤贴在时间的书签上偶尔翻阅,泪如雨下。

侠剑掌门小牛

星期一 2022年4月4日 江湖迷 江湖聊天室 江湖聊天室  侠剑江湖   0人
侠剑掌门小牛

 

今天我就来写写我们的掌门,我所在的门派叫波斯明教,掌门人叫小牛,呀,原来是我自己。
     那我就来说说我这个掌门吧!其实我这个门派,我这个掌门是大风吹来的,对,就是大风吹来的。(原因省略500字)由我做上这个掌门开始,我以前是天天去接待新人的,一有新人来,我就努力接待,教他们一些入门的操作,然后就顺利收徒,顺便加入门派。用了不到2个月就收到了不数小号也差不多20多人,那时明天还说我为个是新人收留门,好吧!是就是吧,我喜欢侠剑湖里大家相互帮忙,聊天,开玩笑的聊天方式。但因为过年后,因个人原因没来湖一段时间后,加上现在工作的原因,也少了招收新人了,等过些时间再来招募。
     又要工作了,今天就先写这么多吧,我的掌门优点很多的,就是没时间写了!下回待续。。。

2020我与侠剑之回归

星期四 2022年3月31日 江湖迷 江湖聊天室 江湖聊天室  侠剑江湖   0人
2020我与侠剑之回归

 

于2019年的觥筹交错,四海升平相比,2020年开始就寂寥惶恐。
         人们如同困兽般囚于家里,在绝望中等待,起因这个世界病了。
          同样,我也被困西安半年,诸事不顺,暴躁的脾气疯狂网购已经无法遏制,
          开始摔东西,4--5月间,一个月摔了3部电子书。直到6月底才得以勉强办理。
         无法外出发泄,只好又开始玩湖。
                一。回归
               6月28日上,我还是原来的我,湖变了,改版后有了一些新功能,也增加了新人。
           功能还未完全掌握就开始急吼吼的想进修万剑。一个星期刷刀刷到怀疑人生。
           刀够了,还有那山一样的200万金子,当时有痛揍站长的心,幸好有十年和红豆的帮助
            得以凑够金子。顺利进修完工。
            感谢小师叔,实在不想刷卡的时候,二话不说给了一些刀。这份情谊记下了。
           二,喜提唐僧夫君一枚
            万剑后,接下来就是巨额债务,还完我家亲爱滴豆的金子,再看看十年那130多万,
           苍天呀,大地啊,祖奶奶要亲命了,怎么办怎么办。一不做二不休,趁他不在刷卡抢人。
         人抢回来,心没在。各种嫌弃,嫌弃我长得黑,长相丑,人笨且不温柔,经常说,没有我你都怎么活得。
          强扭的瓜不甜,我多放蜂蜜,齁死你。
             三,再收徒弟两枚
              加前期的青梅,就这仨徒弟猴精的厉害,什么老谋深算,什么奸诈无比,形容他们统统不过分。
              打小赌注就咳就青梅,赌坛奇人,生生凭一手赌技发家致富,成为百万富翁。到时间比上班
             打卡还准时的心泪,匆匆上线压完就走的身影,总是让人恍惚。
             有师兄们打样,大小通吃,算尽人心的绝对零度,玩湖一个星期就过上了小康的悠哉生活,混的是风生水起,乐不思蜀。
            侠剑赌坛的半壁江山你们抗的稳稳的,不说了,为师养老钱不愁了。
                 回来5个月,要说要写的还有很多。肠胃君催的紧,下楼觅食。
                    各位再会

初入江湖之这个江湖有点故事

星期六 2022年3月26日 江湖迷 江湖聊天室 江湖聊天室  侠剑江湖   0人
初入江湖之这个江湖有点故事

 文字游戏?可以挂机?些许疑惑,些许好奇。
输入“江湖聊天室”,出现了相关条文链接,点击进去,却是:“侠剑江湖”。愣了愣,还是点了进去,然后注册啊,登录啊,等等。
完成,登录。
游戏页面弹了出来。只这一眼,便已钟情。是的,游戏页面简洁无华,没有一进去就是各种繁杂的画面变化和指引,甚是欢喜。
突然,有人不断送什么给我,有人主动打招呼,后知后觉,竟是人工游戏指引!这种“传帮带”我是第一次接触,备有新鲜感。
慢慢滴,掌握熟悉了江湖规则,也出师了,“刘大侠闯荡江湖数日以来,对于大侠知心大哥的悉心帮助,刘大侠深感谢意,欣然接受了对方的出师确认。知心大哥正式成为刘大侠的江湖接引人!!”
此间,还受到其他江湖人士的热心帮助,倍感暖心!
然后,便生出了想进一步了解这个陌生江湖的想法--这个江湖竟是建于世纪元年。
昨日深夜,睡不着觉,便进入江湖论坛,翻阅着多年前的帖子。
江湖悠悠,爱恨情仇,离别归隐。
这个江湖也曾有过红极一时之高光时刻,那时不断有江湖人士来到这片江湖。
各种江湖情义,各种江湖纷争,江湖就像一个大锅饭,热热闹闹。
随着另一个更大的江湖时代更迭,这片江湖的侠客,逐渐隐去。
江湖,变得有点冷清了。新的江湖人士还是有的,他们也将在这片江湖挥洒他们的激情,然后默默隐去。
不过,江湖,就是江湖,纵使离去,偶尔也会有人述说着他们的故事,或悲或喜,可歌可泣。
我也在这个江湖留点足迹。

江湖轶事

星期一 2022年3月21日 江湖迷 江湖聊天室 江湖聊天室  仙剑江湖   0人
江湖轶事

 

最早接触江湖聊天室是2001年,那年我刚上大一,弹指一挥间,已经过了20年,而我也从懵懂少年变成了中年大叔。那时学校的电子阅览室新进了一批电脑,我们有幸成为了这批电脑的第一批顾客,嘿嘿,新电脑的处子操作,希望不会被和谐。初次进入江湖还是被同宿舍的舍友带进去的,那个江湖是舍友朋友开的,我们进去给他增加人气。初入江湖,啥也不懂,只看到里边各种金钱和装备,美女与人妖齐飞,江湖里总有一些热心大侠或者侠女喜欢帮助新人,这让我们这些小虾米可以快速成长起来。人多了,就有了江湖,就有了帮派,于是争端和打骂必不可少。毕竟都是虚拟的,现实里再怂的人,在网络上也可以无比暴力,肆无忌惮,因此难免会遇到一些烂人。为了一句话,一个人,一件装备,或者没有什么理由就打起来的很常见,死亡一次,那就再来呗,实在打不过,那就喊人,没人喊那就花钱买会员,最早一期的人民币战士就是从江湖聊天室里出来的。后来慢慢的周围的朋友们逐渐离开了江湖,他们转头去玩大话西游,星际争霸,甚至后边的英雄无敌,魔兽世界等等新出的游戏,只有我默默的坚持奋斗在江湖聊天室,无数个江湖聊天室在我默默的注视下缘起缘灭,很多黑心站长都是打着捞钱就走的态度,没有好好经营,结果很少有持续1年以上的江湖聊天室,直到我在2015年进入侠剑江湖,虽然江湖里的大侠和侠女们换了一批又一批,但侠剑江湖顽强的存活下来,虽然站长中间搞了一段时间的仙剑江湖,拉走了一些人,但现在还是只剩下侠剑江湖。偶有江湖里还是能看到几个熟人的,印象里在侠剑待得最久的应该就是向日葵和江湖救急了,中间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是是非非,参与了许许多多江湖举办的活动,也陆陆续续充值了一些钱,期间也因为生病,孩子的出生,工作的忙碌等原因离开过,今年赶上扶贫下乡,又有时间了,打开江湖页面,发现我的账号居然还在,于是重操就业,虽然江湖里的人大部分都不认识了,江湖的操作和以前也有些不一样了,但难舍的是情怀。我不知道这次回来能坚持多久,但我会一直珍惜在这里遇到的每一个朋友,友谊万岁!

江湖的那些往事

星期六 2022年3月19日 江湖迷 江湖聊天室 江湖聊天室   0人
江湖的那些往事

 

江湖摸爬滚打已经十几年了,很多陈年往事偶尔涌上心头,刚开始玩湖的时候,还没有挂号器,基本都是手动,一般也就挂一个大号,浏览器多挂小号还不太了解,江湖功能也比较简单,像化功散和吸血虫都是比较宝贵的,都舍不得用,卡片更是稀罕之物,手动打点怪,存点物质,配点配药,有的时候还手动钓鱼,尽放空杆,不过还是努力坚持着,当时主要比的就是谁的等级高,等级高,上限就高,攻击就高,进修好像没现在这么复杂,就是看挂机时间,由于配药卡片都怎么用,谁状态高谁就厉害。后来站长增加了,武器,200块一把,攻击一下增加很多,很多人疯狂去抢购,装备上以后攻击果然增加很多,站长还是很会做生意。
  以前江湖里认识了一些朋友,男的就喜欢打架,女的就喜欢聊天,我不太喜欢打架,因为那个时候挂机时间少,号不是很厉害,有机会去网吧玩,就赶紧打怪,赚点物资,那怪好像是在屏幕上跑来跑去的那种,不是很好打。听着陈小春的算你狠,泡着湖打着怪,饿了啃几口面包,渴了喝几口矿泉水,在网吧一泡就是一天。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如果是现在的我,肯定不会去那样浪费时间,真应该去找几个女孩子谈谈人生,谈谈理想,唉,大好的青春啊,都在网吧里面混掉了,悔不当初啊。泡湖的时候,还玩CS,泡泡堂,从这个游戏跑到那个游戏,游戏越玩越多,技术越来越好,感觉越来越空虚,现在年纪大了,又回归泡泡江湖,就是青春不在了!

江湖记忆

星期四 2022年3月10日 江湖迷 江湖聊天室 江湖聊天室   0人
江湖记忆

 

00年上学上中专,十六七岁,懵懂少年,当时社会上流行学习计算机,我就报了计算机专业。当时只有在电视上见过计算机。开始学习挺新鲜的,就像刚学习英语一样,一年以后兴趣大减,接触了网络,从学习QQ到单机游戏,玩得不亦乐乎。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在县城一个门户网站挂的广告,江湖聊天室。注册登录后,发现可以认识天南地北好多朋友,然后告诉同学朋友大家一起进去玩,大家一起玩,一起摸索各种游戏体验,有挂机泡点,武馆习武,打架PK,积累物资。短短半年火遍了整个县城中小学。并且出现了第一次江湖购买会员,最原始的就是用一个信封装了五块钱,没有任务文字信息,然后用公用电话给站长打固定电话,现在想想就好笑,大家都没有手机,也不知道QQ可以联络。
    03年中专毕业,参加工作后,发现网络上出现了好多网络游戏,3D,角色,回合制的,都一一体验,如红色警戒,帝国时代,暴力摩托,极品飞车,CS,流星蝴蝶剑,传奇,奇迹,问道,特种部队,战地2,穿越火线,使命召唤,英雄联盟。这么长一段时间就遗忘了江湖,08年底公司人事调动,去北京参加工作,突然从一线服务转到办公室,职业的转变使得工作变得枯燥无味,整体面对电话机,电脑屏幕发呆。突然回想起学生时代玩得江湖聊天室,百度搜索一下,还真有。没想到还有人在玩。这次开始玩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我被坏人打了竟然找不到人,然后不服就是干,死后,复活,重复登陆了一千多次,终于学会了杀人。原来这个游戏还要有名单代码,快捷插件。我玩游戏心态保持的很好,不管输赢,从来不去骂人,慢慢认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有好用的功能大家就一起学习,都以兄弟相称。
    13年回郑州,又回到了车间工作,就慢慢淡忘了江湖聊天室,偶尔玩,但是没有持续。一直到17年底又开始玩,这次发现江湖游戏的PK 又升级了,紧张又刺激,天天工作累,下班还能释放一下紧张的精神,挺好。刚开始电脑24小时挂机,后来单位宿舍实行人走断电。又跟朋友学习用挂机宝,服务器,挂机。
    这份记录要保存起来,好不容易有了回想江湖的一次机会,谢谢侠剑江湖给了我这次机会。        

那些人,那些事

星期日 2022年2月27日 江湖迷 江湖聊天室 江湖聊天室   0人
那些人,那些事

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缘难了,情难了
我不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但我是一个怀旧的人。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江湖也是如此。回想我这近一年的江湖经历,那些人,那些事,依然难以忘怀,无法割舍。是时候留下点什么了。
(一)师傅
我的师傅是梅妃。如果说,江湖好师傅的标准有五个,那我的师傅有十个。
我的师傅聪明,美丽,热情,善良,温柔,大方,谦逊,端庄,素雅,有涵养。
优点太多了,我就挑几个我感触比较深的事说。
遥想我初到江湖那会,师傅就陪我玩麻将。等我稍有成长后,介绍对手给我玩麻将。最重要的是,借钱给我玩麻将。她拿出10万金币,淡淡的说:“输光了再和我要。”师傅给我的感觉就是,她是我坚实的后盾。也因此,我觉得不能辜负师门,早日赢钱,把钱还给她。
师傅说,她玩江湖有一阵子歇了一年多,但是账号也没有消除,因为达到了保号的条件,所以也要帮我保号,免得我什么时候想歇了有负担。而这个条件,就是进修。这不是一笔小钱,如果不充钱,好好玩几个月才能攒够吧。但是师傅仿佛是天经地义一般的,这种法器物资扔给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当时我就觉得,我运气真好,遇到了这么慷慨大方的师傅。而现在,也因为有这样的师傅,我对我的徒弟,也是尽力帮助。在能力范围内,给些许帮助。这也许就是传承。
师傅是个很有本事的人,全国各地都有房产,天冷了就去海南,天热了就北上。在我心里,这是实现财务自由的人才能做到的事情。据师傅自己说,她是做投资的。我也是做投资的,但在她面前,我就是个小白。师傅说,如果我将来不富裕,一定是因为懒。因为我什么问题都会直接问她,而不是自己去找答案。想来也是惭愧,这么大的人了,还和小孩子一样,不知道自己去思考,自己去研究。师傅又给我上了一课。
我也给师傅上过一课。我编了一个故事,说赌神是文曲星转世。师傅大跌眼镜,多年以为文曲星是文坛人物,却不知是麻坛骚客。
几个月前,师傅说,她有些厌倦了,想不玩了。我当时有点难过,但是仔细一想,又非常支持她。江湖,归根到底是一个游戏。生活最重要的,是开心。如果玩游戏不开心了,也没必要了。我支持她的决定,希望她能找到更好的天地。
我听说,她已经把账号卖了。我是支持的,因为我知道,有的人,如果不是彻底割舍,是无法道别的。师傅应该就是这样的人,因为她很重感情。
师傅虽然不在湖里了,但永远在我心里。如果以后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对你的徒弟这么好,我会对他说,因为我的师傅也是这样的人。
PS:本来是打算教师节为师傅写文的,但我实在太懒了,一直埋在心里。不过每天大叫老佛爷千岁的,也没啥意思,心里尊敬才是真的,对吧。
(二)徒弟
我有6个徒弟,去掉没啥交情的徒弟,有5个。
很有意思,我师傅的徒弟全是男的,而我这5个徒弟,全是女的。
第一个徒弟是遮天小手。小手玩这个游戏很纯粹,只玩麻将。所以作为师傅的我,给了她几万金币,从此成为麻坛一颗闪亮的新星。小手最大的对手是我的师兄心泪,有段时间经常看到他们斗的不可开交。小手平时要接送孩子上学,和我一样,就白天玩玩。不过今年过年,小手全家出去旅游了。也就是因为这个长时间没玩的缘故,后来她也没再来玩。不过,她的账号已经保号了,也许以后还会再见的。毕竟,她永远是大师姐。
第二个徒弟是苏浅浅。浅浅其实玩的时间不长,而且,她只喜欢聊天。她开始不玩的时候,我加了她微信,和她聊了两句。她在搬家,很忙,没时间玩。我尽力了,本来江湖就是一个难留人的地方,如果不是自己想玩,也无法留下来。希望有缘再见吧。
三徒弟是活泼的澈球球。球球真的是太活泼了,和她聊天经常被她的发言可爱到。她喜欢发言的时候加一些表情符号,让我觉得心情愉悦。球球是个会撒娇的孩子,几个徒弟里面,我给她的物资应该是最多的。但是球球又是个懂得感恩的孩子,她会给她的好朋友送好看的头像,她会给她的师傅送好看的图。7月,是忙碌的一月,球球也是在这个月之后消失的。我估计是因为工作。球球和很多被压迫的打工人一样,有个非常恶心的老板。我能体会她的心情,因为我也遇到过这种人。
祝愿她能够好运,排除外难,走向幸福,然后有空了,与她的江湖朋友们再续前缘。
关门徒弟是周可温。如果说球球是可爱,那么周可温真的就是古灵精怪。周可温经常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发言。她说,她喜欢在微博上和喷子们对喷。她说,她曾经因为划别人车被她爸爸狠狠的揍了一顿。和她刚认识的时候,她经常会对我搞怪,引我入瓮。但是,我是一个真诚的人,对她我没有任何欺骗,所以,久了,她也不好意思和我开玩笑了。周可温给我写过一篇文,一篇把我夸的天花乱坠的文。我的师傅对我说,有这样的徒弟,不枉江湖一场。我觉得没错,有这样的徒弟,我的江湖没有遗憾。周可温现在很少来江湖,但是,好消息是,她没有不玩。我把她写的文好好保存下来,因为现在我还写不出这么好的文来相匹配,但是将来,我希望可以去尝试。
其实真正的最后一个徒弟是独孤踏雪。因为我关了门之后,又把门开了一个缝,而独孤踏雪正好顺着这个缝进来了。不过她也从不叫我师傅,我也不叫她徒弟,所以我们之间也可以不算师徒。独孤踏雪平时工作也挺忙的,就挂机,我和她约好,她自己赚8万金币,然后我就把保号的物资给她。前不久她做到了。因为她是一个回归的老玩家,所以我觉得也不用做太多指导。不过有段时间,她被人抢亲,被卷入了江湖纷争。我作为师傅,自然要帮她。但是我又不在纷争中,如果处理不好,整个师门都受牵连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该软的时候还是要软,退一步海空天空。和平解决纷争,她又可以安心挂机,真是太好了。
PS:众多徒弟就和众多孩子一样,我不想有偏爱,但是人难免如此,所以生孩子只生一个吧,免得有私心。
(三)掌门
我的掌门是念小晚。这是一个我用一万字来形容也无法写好的人。不过,好消息是,江湖里她的事迹非常多,我一个字不写也不要紧。
我的掌门有点靓。她有爆照过,小美女一枚,双马尾赛高。
我的掌门有点腐。她喜欢组我和门派里其他帅哥的CP,然后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大肆宣扬。
我的掌门有点痴。她的孤剑与她相守着,门派标题——有你就够了。
我的掌门有点壕。门派房间一直开着,贵宾也一直开着,还经常换头像,真的是壕无人性。她就是传说中玩游戏经常充钱的人。
我的掌门有点呆。其实她不呆,只是我觉得,呆萌是一个属性,她这么萌的一个人,怎么能不呆呢?
PS:来呀,互相伤害呀!
(四)麻友
我的朋友很少,但我的麻友很多。
这是以前,当初我还是一个人见人爱的江湖小白,谁看到我都想从我这里赢点钱回去。
最初的麻友都是师傅介绍的,师兄心泪和大师兄青梅竹马,还有红豆。然后是和我一样的麻坛骚客们,笙歌,七七,秋心冷冷,还有短暂出现的半世琉璃,魔女柒柒等。
时至今日,我没有对手了。
心泪由于工作调动,估计短期内都不会来了。当然他也很久不和我玩了,他说同门相残没必要。
青梅竹马,白天不玩,而我,晚上不玩,时间对不上。所以他也很久不来了。
红豆,听说最近要考试,好吧,我再等等看。
至于笙歌,七七,秋心冷冷,可能是被我得罪了。人呀,经常会犯一些奇怪的错误。比如,我喜欢为失败找借口。在魔兽界,有个俗语叫科学养猪,意思是,先让对方赢一点点,最后连本带利赢回来。就和养猪一样,养肥了再杀。所以,我在和他们玩的时候,输了,我就说,我这是科学养猪。不知道是因为我后面真的赢回来了,还是因为他们当真了,现在没人陪我玩了。
麻将对我来说,是江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没有麻将,我的江湖也将暗淡不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五)酥酥
如果说江湖里只能选一个人做你的partner,或者说只能选一个人陪你玩,那我自然会选择酥酥。酥酥对我来说太特别了,因为他和我一样是一个喜欢二次元的人。在这个满是怀旧的地方,她真的是万花丛中的一点红。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在日本留学。现在终究还是回国,上班过着社畜的日子了。酥酥也给我写过一篇文,我已经记不得她说了些什么,但我记得,她喜欢用的颜色,是蓝色。如果幸福有颜色,那一定是蓝色。